首页新闻中心博 · 闻刘哲:猪肉、房租等上涨致通胀预期回升,滞胀担忧尚早
刘哲:猪肉、房租等上涨致通胀预期回升,滞胀担忧尚早
2018-08-23 08:54:53

   通胀的压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猪肉价格上行推升食品CPI;二是环保限产和基建加码带来主要工业品价格的上涨压力;三是房租上行带来的服务类CPI的上行压力。

近期,猪肉价格上涨、房租上涨、输入型通胀和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导致通胀预期上升,市场甚至出现对滞胀的担忧。

5月以来,猪肉价格持续上涨,加之近期局部地区出现非洲猪瘟、豆粕价格上涨,市场对猪肉价格推升通胀的担忧进一步加剧;同时,房租上涨、汇率大幅贬值带来的输入型通胀担忧,以及基建投资和采暖限产预期等引发的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共同推升市场通胀预期。

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全年通胀整体可控,现在担忧滞胀为时尚早。



对滞胀担忧为时尚早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滞胀的担忧为时尚早。今年中国能够实现6.5%左右的经济增长,这显然称不上“滞”,特别是下半年稳投资、稳预期的措施会逐步见效。 

关于‘胀’,总需求还是疲弱,不支持物价大幅反弹,猪疫情虽会影响供给,但也影响需求,猪周期很难再现。非食品价格仍会在高位,是物价上涨的主要推手。全年通胀水平整体可控,风险不大。”王军说。 

7月份我国CPI为2.1,从历史上看不高,横向与美国比较,美7月CPI为2.9、核心CPI为2.4,据此,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说滞胀言之过早。

认为“滞胀”一说有点过度解读的还有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他对第一财经称,最近物价上涨有部分季节性原因,加上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下半年要加大基建补短板力度之后,市场对周期品的悲观预期得到一定修正,存在一定补库存需求。

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刘哲表示,未来通胀压力总体可控,并不能简单得出当前经济已经进入滞胀的结论。

刘哲对第一财经分析说,首先,前期环保限产和去产能扩大化导致部分原材料的供给出现明显收缩,部分工业品价格短期内大幅上涨,但从终端消费品价格来看,物价水平一直维持在2%左右的波动,并没有出现明显通货膨胀。其次,剔除食品和石油影响,反映工业周期价格变化的核心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连续三个月维持在1.9%的水平。第三,从物价影响权重来看,当前我国物价水平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受到猪周期的影响,当前仍处于猪周期的底部。

全年通胀可控

申万宏源宏观李一民团队的一份研报显示,从经济表现来看,内需回落,投资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均下滑;而随着全球经济边际趋弱,出口也面临下行压力。通胀的压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猪肉价格上行推升食品CPI;二是环保限产和基建加码带来主要工业品价格的上涨压力;三是房租上行带来的服务类CPI的上行压力。此外,人民币4月份以来的贬值可能也会部分带来输入型的通胀压力。 

华创证券的报告认为,房租上涨对通胀的影响主要通过两个路径,其一,房租直接体现在CPI居住分项中的租赁房房租,从而直接对CPI产生影响。房租的上升推升租赁房房租增速上升,对CPI产生拉动作用。其二,目前我国人口红利正在逐步减少,房租带来的生活成本上升将传导至工资水平上,使得工资水平被动提高,这无疑将带动企业成本的抬升,从而提高生产价格。这种传导途径主要体现在劳动密集型行业,如餐饮、快递、美容美发、家政服务等服务行业劳动需求量较大,受到的冲击较大,企业工资成本上升进而转嫁给消费者,这是近年来服务消费价格上升迅速的原因之一。

长江宏观分析师赵伟撰文分析,除猪肉价格上涨外,近期部分地区房租上涨也引起大家关注,房租变化或对CPI的短期、直接影响相对有限。此外,不仅住宅租金变化,部分地区商业地产、工业用地等租金价格也在上涨,将通过影响生产、服务成本,推升成本推动型通胀压力,或加大长期通胀压力。

布瑞克农信集团研究总监林国发对第一财经表示,从主粮方面来看,小麦价格偏强,可能导致第四季度面粉价格偏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CPI,但考虑稻谷价格稳定,加上主食多样化,小麦涨价对CPI影响较为有限,下半年CPI压力更多在于服务业价格上涨及房租上涨。

从整体来看,林国发称,猪价虽然在7月到8月中出现显著上涨,但同比仍小幅下降,中长期来看,猪价仍处于下跌大周期;鸡蛋价格一度高于去年同期,但当前已经开始走弱;瓜果方面,南方水果低价,拉低了水果均价;随着高温天气减少,目前蔬菜供应有望增加;苹果由于市场炒作减产预期,苹果期货出现暴涨,预计今年苹果上市价格较去年高出20%~30%,但瓜果蔬菜价格偏低,特别是南方柑橘今年10月上市,由于丰产,价格有望走低,预计瓜果蔬菜等对物价水平影响有限。

赵伟认为,近期汇率快速贬值引发的输入型通胀担忧,也是通胀预期回升的原因之一,贬值幅度可控下输入型通胀影响或有限。由于我国进口产品以工业品为主,消费品进口占比小,进口价格指数与CPI走势常出现背离,而与PPI(生产者价格指数)走势较为一致。进口产品价格可能通过PPI向CPI的传导影响CPI走势。在PPI向CPI传导不畅下,汇率变化对CPI的影响或相对有限。

业内人士表示,结合大宗市场表现来看,目前输入型通胀影响较小。其中,石油、铁矿石价格有部分影响,而其他金属则由于美元上涨影响,目前价格都在底部,实际影响有限。

赵庆明表示,中美贸易摩擦以及人民币汇率下跌两个因素推高了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主要是农产品价格。此外人民币从4月份以来的贬值,会导致国内进口商品上涨,但这些都不属于输入型的通胀压力,而是由汇率变动造成的。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前一阵子人民币汇率贬值较快,将贬值压力和预期释放掉了,因此在汇率预期上反映的未来进一步贬值空间并不大。

油价对物价总水平影响可控。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所研究员郭丽岩对第一财经记者称,预计下半年国际油价将延续震荡,如果不发生较为严重的地缘冲突引发持续供给中断的话,下半年油价的波动中枢将会维持在65~75美元/桶,对国内物价总水平的传导影响是相对可控的。

多措并举扩大内需

市场对滞涨的担心主要还是对总需求的担忧,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持续推动需求改善,减税降费、积极的财政政策、宽松的货币环境都有助于经济的进一步企稳。

在宏观经济政策预调微调、货币政策结构性转向的当下,“宽信用”的信号初显,“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开始在7月公布的金融数据中得到体现。8月13日晚间,央行公布数据显示,中国7月M2货币供应同比增8.5%,预期8.2%,前值8%。

赵庆明称,如果适度宽松可以刺激经济,通胀压力是向好的。但是目前货币传导机制尚需过程。

8月18日晚间,银保监会发布“信9条”,这已经是银保监会近期第三次“出手”进一步打通货币传导机制。

金融监管研究院院长孙海波表示,如果要真正打通银行资金向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消费领域的流动,还是需要金融体系之外的改革配合,比如税收、民营机构准入、民营企业家更高的尊重和政策参与等。否则单靠金融孤军突进,很难真正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7月3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国务院推出多项减税降费举措,全年减税降费规模将超过1万亿元。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财政政策可以通过减税来刺激消费。比如近期国家降低日用消费品关税,以及接下来要实施的个税改革,将降低中低收入者的税负,也有利于提振消费。

今年以来,进口汽车,服装鞋帽,体育健身用品,厨房和洗衣机、冰箱等家用电器,化妆品,加工食品等关税大幅下降。比如汽车整车关税税率从25%降至15%,一辆到岸价24万元、市场指导价约90万元的汽车,减税金额达3.4万元,占到岸价比重约14%。

在投资方面,上述政治局会议强调,把补短板作为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

补短板如何切实推进,近期多部委官员表态。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丛亮15日在国新办吹风会上表示,下半年要加快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发行和使用进度。据了解,加快发行的地方政府专项债主要用于交通、电信、教育、卫生医疗等民生领域,目的在于稳投资、扩内需、补短板。

财政部副部长刘伟日前明确,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比2017年多了5500亿元,主要支持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等重大战略以及精准扶贫、生态环保、棚户区改造等重点领域,优先用于在建项目平稳建设。

综合来看,7月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投资消费的不及预期说明需求端承压逐渐显现。为此,民生银行首席分析师温彬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为有效应对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下阶段要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加大对“短板”领域的支持力度,促进基建投资发力,维护实体经济平稳运行。

基建投资对稳增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章俊表示,下半年扩大内需主要依靠固定资产投资,在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变的前提下,基建投资成为稳增长的抓手。目前国内在环保水利建设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例如地下管廊建设等。而且从区域来看中西部地区的基建依然相对滞后,这些方面都是补短板的重点方向。

面对当前大宗原材料上涨、石油价格上涨和人民币贬值预期等供给成本上升,未来对物价可能带来的上行压力,在供给侧的措施可以从降低供给成本入手,缓解通胀压力。刘哲给出了她的建议:“一方面,应从市场供需关系着手,防止过度行政干预对于市场供给的扭曲,使上游能源原材料产品价格回归到供需平衡状态,从根本上降低供给成本,缓解通胀压力。另一方面,稳定人民币汇率预期,保持外汇市场的平稳运行,缓解中国经济的输入型通胀压力。”

记者:祝嫣然 宋易康 邵海鹏,来源:第一财经